无名子

无名之乐只一颗翠碧心。

想到了一个绝妙的paro
明星x作家(或者编剧什么的没想好
名字也想好了
剧情还欠点儿
但开个坑还是OK的

就是懒得写。
理不直气也壮✌️

惊鸿

骑车上学去。
离学校已经很近,要过几个十字路口。主干线七点多钟不算过度拥堵,也不至于萧索。迫近夏季,阳光已浸泡了热度,此刻泼洒满个城市,处处熠熠生光。
离第二个路口还有不足一百米。
蒸腾汗水已润湿衬衫,柔软面料温顺地伏于脊背。公共自行车链条老旧,每转一轮都闷哼一声。
忽然右耳侧凭空掠起一阵风。溽热清晨平白搅乱阳光的风,如惊鸿扑棱棱挣开寒枝一般,乱人心魄。
他也穿着校服,拉链没将年轻朝气束缚至脖颈,晨光笔锋勾勒出银色头戴耳机上一线粲金色。自己的精致自行车奔赴飞快。暖光与春色使他的侧脸暧昧不清,仅能铭刻那惊艳轮廓入心。满身如灿阳般极具感染力的青春气息,深吸一口就叫人心醉。
就在那目光扫向这里时,忙乱地低下头。行道旁松树青翠针叶滴落澄亮光点,溅入柏油马路上凹凸的小坑,尘泥中摔开千万光芒。


【这世间所有色彩和光都向你倾斜,你是水穷处的云起,是心的尽头,是目光的奔赴】

【李泽言x你】等候风雪与你

第一次写李氏夫妇生活写到嘴角疯狂上扬,内心老鹿乱扑腾
甜死我了(躺倒

【正文】

李夫人正走在积雪延绵的小街上,雪层轮廓起伏如山脊,那双玲珑纯黑小羊皮靴就落于涧溪林麓,冰雪抟作的幽谷间留清脆达达声回响。

她并不高挑,整个人裹在看上去温暖的过膝长羽绒服里,留出的一截腿部线条纤柔,像是温水里晕开笔锋浓墨,轻巧勾勒出枝梢。

李夫人热爱涂鲜红色雾面唇膏。并不是多数贵妇人热衷的砖红色或豆沙色,而是鲜艳欲滴的赤红,妍丽如木杵边缘一滴凤仙花汁液。饱满双唇适宜衬起这层浓厚热烈的色泽,满眼素白霜雪里那是一点梅。

可那红痕总被丢在白色奶茶纸杯边缘,花栗鼠那样咀嚼奶香味里的小芋圆,润泽唇面将残缺的红晕开,看上去和女高中生喜爱的樱花粉无异。再看她捧着热奶茶杯轻快走远的似背影,那似乎就是个二八少女,雪沫被双颊红晕融化,酿成桃花酒清甜香味。

李泽言从二楼书房落地窗望出去,正看见她从灌木丛上抓取了一握松软的雪,丝毫未顾及凭空下陷一小块的平坦雪被。指节略红的白皙双手将那团雪来回抛掷几下,再向漫天阳光撒去——

他看见纷然雪沫在半空中簌簌飘落,似乎是多年前那个午后,细密尘埃在梧桐叶筛下的一缕阳光中翻涌,燥热夏风与起伏蝉鸣里,他第一次附身亲吻他的姑娘。

而如今,她在素白飞雪中抬起头,视线交缠,脸上扬起情不自禁的喜悦神情。满城天光里,她笑着大喊——


我爱你。

(end)

【李泽言x我】生日二十二点整。

写于李先生生日二十二点整,李家大宅二楼小书房。

【正文】

小书房空间不大,由闲置的客房改造,一般是我使用,此刻没开空调或暖气。楼下挂钟刚敲响十点,我将手背贴上脸颊,指节处凝结的寒冷很清晰。他还没回家。

李先生加班不足为奇,忙的时候每晚凌晨到家,经常是第二天清晨才等到身边他安静的睡颜。每次都忍不住用指尖描摹他的眉型,察觉他眼睑微动又赶紧缩回手老实装睡。

可今天是他生日。这强烈念头在心头滚沸了无数遍,却无处倾泄。长桌上静候一小时的慕斯蛋糕被原封不动搁置冰箱,特地擦净的银制烛台也锁紧储物柜去。

要说情绪,坐在桌边一个人等候,实在称不上愉悦。可这本就该得到理解:李泽言本性上不会沉湎声色,甚至不会为任何事改变他的信条。直到一颗脱轨的彗星落入他怀抱,那一刻他满腔繁星随之颤动,几乎要从喉咙喷薄而出,化为夜凉如水的吻。

意识转醒时,我模糊看见熟悉的脸。
“怎么不去睡?”他眼底积着淡青灰色,开口是低沉声线,砸在心上砰砰直跳。

“嗯……”我双手搓了搓被压出红印的脸,头脑慢慢恢复运转,“等你回来过生日。”

他似乎愣了一瞬,随即眼中充满温柔。
“谢谢,久等了。”

一切被揉杂一团,最后成为一场无疾而终的生日。没有乐声,也无愿望,就在这个日期普通寒冷过度的冬日铺展开,并迷迷糊糊结束了。

他俯身吻了吻我的额头。“睡吧。”

——————

“下次生日你刚成年,不如以后改叫……夫人?”

李泽言看着怀里的女孩儿迷糊中扭动了一下身子,调到某个契合他怀抱的姿势。她双颊上压出的红印未褪,弥散的夜灯光晕中,她缓缓微扬唇角,呼吸绵长。


end

【李泽言x我】三更半夜。

#来自李家大宅三楼书房的客户端#
·
【正文】
·
“不困吗?”

“不困啊,”我放下ipad,双手在暖气片上方晃了晃,算是笼住一握热气,“我还年轻着呢,通宵都ok。”

“你嫌我老?”

他没往我这里看。自从开始刻意延迟睡眠时间,李先生处理公事的书房里就加了张椅子。每晚这个世界总是静得能听见秒针滴答声,一盏台灯下两人相对而坐。说那句话时,他只是手指轮转打着字,眼神聚焦荧光屏上某则工作报告。

李先生难得工作时和我唠嗑,突然就很想皮一下。

“是啊,几天之后你就是奔三老男人了,啧啧。”

他表情难得波动一瞬,随即发完邮件关上电脑,上身微微前倾,台灯光晕投下阴影漫过我的前额。这次他的目光全落在我眼中。

“你的计划完成了?”

本以为会被怼,被故意岔开话题竟然有点意外,可还是老实回答:还差一项。

“啊我好困能不能……”

“不能。”他干脆地打断,“年轻人精力旺盛,不要拖延。”

“李泽言你真记仇!”

头发被揉了揉,柔软触感落在前额,转瞬即离。

“好好学习,老年人不作陪了。”


小肚鸡肠的男人。

—————
已走到门外的李泽言打了个喷嚏,女孩儿微恼又憋屈的样子让他有点想笑。

不过自己不离开一会儿不知道她还要偷看自己多久……真是幼稚。

给她热杯牛奶去吧。小孩子还是要哄着的。

·
end。

【李泽言x你】十分钟初雪。

小号偷偷更一发。短小的恋爱脑段子。
今天大家都看雪了吗?
·
【正文】
·
李先生很忙,大家应当都知道。可他早晨临走前这样说,希望你中午能抽出十分钟同我看雪。
·
替他整理好黑色驼绒围巾,寻思着我的时间总比他空闲,不过十分钟也足够了。
·
宽大雨伞遮挡大部分落雪,盯着绒毛手套上细碎冰晶,头脑被冻得出离清醒。后院积雪没清扫,墨绿树丛上堆满敦厚白色,蒙灰天光里,两对足迹极显眼。
·
原本可惜太短的十分钟实在漫长,同苍茫素白一样,似乎时间暂停了可以走到地老天荒,可蓬松雪花欢腾抛撒又悠悠委地,分明是时光流逝的滴嗒声。
·
“冷?”
他侧过身面向我,眼神柔软。
·
“是啊……早点回去吧。”
·
冰凉的宽厚手掌贴上面颊,相触的那一片顷刻氲起热感。
·
我扒拉下他的手,又有点不舍得地单手握住。
“听说初雪要和最喜欢的人一起看。”
·
落满雪沫的披散头发忽然被轻轻揉了揉,猝不及防落入令人心安的怀抱,真切感到另一颗跳动心脏里血液的炽烫。
·
“只要有你,一切都最好。”
·
end.
·
唔,如果有喜欢小日常的李太太,欢迎提供脑洞哦w

【喻黄/江湖paro】雨季(二)

·古风江湖paro,喻黄
·老叶出场啦!啪啪啪
·

·【正文】

为何他们堂堂蓝雨门派的大掌门会向自己询问自己人的行踪,尤其还是那个以善于藏匿、伺机而动的剑圣黄少天。苏沐橙内心纳闷。

可是作为嘉世宗目前的师尊之一,她不得不收起吞日的锋芒,礼貌而不失疏离地抱拳:“若是喻掌门也不知晓的话,沐橙自是不知晓那剑圣的踪迹。”话音刚落,喻文州的眼眸霎时间阴沉起来,周身的温润气息消散殆尽。

他那蓝紫色的流云纹大氅下有电光霍然亮起来,似是一种孤独地挑衅。苏沐橙全身的神经一瞬间紧绷起来,使得吞日也隐隐约约透露出一股淡淡的橙色。

如此剑拔弩张之下,整条街都变了颜色,唯有那倾盆的大雨仍在无知地下。两人站在街上对峙着。雨水奔腾,顺着青石板冲刷过两人的鞋履。苏沐橙已经可以感受到雨水浸润入短靴的冰冷,可她仔细瞧着那喻文州却是一动不动地伫立着,目光空洞。

大约过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喻文州的手指突然微微弯曲了一下。苏沐橙凭借多年的交手经验迅速做出了反映。只见橙光一闪,整条街在她的吞日光芒照耀下,苏沐橙清楚地看见了喻文州的下一个动作----向他自己发出攻击。电光火石之间,苏沐橙飞身跃到喻文州面前,替他挡下了他自己的一击。那蓝雨掌门冷冷地瞟了苏沐橙一眼,苏沐橙赶紧转过身护住背后要害,小心翼翼。不过这次那喻文州到没再发难,只是转身腾空而去。

苏沐橙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莫名其妙了,她觉得自己今天就不应该出来喝茶。可她又突然觉得今天的遭遇很有趣。这喻文州怕不是失了智?虽然说自己刚刚那一招并不会造成什么后果,但他那一招却是下了狠手。为了门派她救了那喻文州一命,却好像还被喻文州记了仇。

她摇了摇头,重新将自己因为战斗而披散的长发束好,理了理略微有些凌乱的短衣,迎着暴雨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傍晚时分,兴欣茶馆,门庭若市。大雨过后,不少江湖侠士又陆续出来谈天,使得茶馆里一派繁荣景象。一个身着蓝衣、以纱蒙面的少年蹑手蹑脚地走进茶馆。他负着手若无其事地四处寻觅着什么。突然,他瞟见柜台前的一个懒散的小二在向他招手。那小二朝他笑了笑,走向后院。蓝袍少年连忙尾随而去。

“老叶!叶秋!你竟然做上店小二了?真是有失你武林第一人的称谓啊。本剑圣今天来想找你斗上几场,要知道全天下的剑客都是以能和本公子比试为荣的,你可别不知好歹啊,本公子还是背着掌门来的,我容易吗?快点出来,我…”

那少年便是刚刚引起一场小战争的黄少天。忽然间,一道快似疾风的银光堵住了蓝袍少年所有的未说完的话。那个小二笑吟吟地转过身来-----

这柜台前的小二正是前段时间退隐江湖引起轩然大波的一代宗师叶秋。他施施然收起了刚刚飞射出来的油纸伞,翩然而去,丝毫不想搭理地上被击中的黄少天。
·
(以上一号太太part)
·

见叶秋拾起油纸伞——其实是江湖兵器榜上排名第一的“千机伞”,就潇洒地转身离去。

黄少天有些急了:“喂喂,老叶!你这是偷袭!偷袭!偷袭!有本事就不要偷袭,和本剑圣堂堂正正地打一场啊,敢不敢敢不敢敢不敢!”

叶秋不愧是老江湖了,对于这种低级的激将法丝毫不加理会,反而加快了脚步向外走去。

“喂喂老叶你别走啊!你莫不是怕了本剑圣了吧!哎?不是吧!你还真走啊!”倒在地上的黄毛少年龇牙咧嘴地哀嚎着,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就算不敢和本剑圣切磋,至少也帮我把穴道解开吧......”

“呵呵。”叶秋嘲讽地笑了笑,“就你这怂样,也好意思来找虐?”却走到他身边,在他身上的某处轻轻一踢。黄少天见穴道解开了,立马跳了起来,抽出佩剑“冰雨”便向叶秋狠狠挥去。一道冰蓝色的寒光呼啸着划破虚空,直取叶秋后心:“看剑看剑看剑!”

叶秋不愧是武林第一人,哪怕对手是号称武林第一剑客的剑圣黄少天,哪怕对手丝毫不顾礼数地从背后偷袭,他也好似背后长了眼一般,随手用千机伞一个格挡,随后做出了一个上挑的假动作,乘机向前一刺,千机伞尖稳稳地抵在他的心口。

“怎么样?还要比吗?”叶秋无奈地看着有些丧气的黄少天,“不过黄长老,你这样擅自离开门派,不怕喻掌门追究吗?”

“切,那个死手残啊,他才不会闲得无聊来找我呢。”语气竟有些怨念。叶秋听了这话,充满深意地看着黄少天,露出一个有些奇异的笑容,心中感叹:呵,闹别扭了啊......

“别,别笑啊,你笑什么啊!本公子很好笑吗?喂喂!你什么意思啊!”黄少天有些别扭地将脸向旁边转了转。

但以叶秋敏锐的观察力又怎会没看见他脸上的那点红晕,不由嘲讽道:“跟一小媳妇似的。”

“喂喂喂!别瞎讲啊!你要再捏造我和文州的事情,我就,我就......”

“你就什么?”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在黄少天耳边响起,却掩饰不住其中的些许愠怒。

“没,没什么......”黄少天脸色更不自然了。

“作为蓝雨的大长老,你私自出门派而不向掌门报备,你说,我该如何惩罚你?”喻文州的声音向寒冰萃过的一样,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看出喻文州是真的很生气,他很想拔腿就跑,但是——他不敢。

若是离开了,以他的功力,只有被喻大掌门在一炷香内捉住五花大绑带回去的份。所以他只能先赖在叶秋的茶馆里,虽说是丢人了些,但也至少好过被掌门当街捆起来。

真是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居然认为叶秋会保他。

“咳咳。”叶秋突然开口,“喻掌门,你们的问题麻烦你们出去解决,反正别在我这里打起来——哦不对,欢迎在本店打斗,所有毁坏之物十倍赔偿便好。”
·
(以上二号太太part)
·

·【tbc】

《雨季》预计会出本哦,三位太太开小号的第一篇联文。

雨落三千祭,佳期逾百年。
季春青柳风,暮雪抱蛰剑。
出云挥夜雨,俯手绝索絃。
本为天下客,何必染尘念。

夜夜夜夜夜玺:

#授权to@蓝汀 
【喻黄/古风江湖paro】雨季

【喻黄/古风江湖paro】雨季(一)

·古风江湖趴,喻黄,中长篇
·三位旁友的联文之作。
·
·

【正文】
·
(1号太太联文part)
·
大雨如注。青石板被冲刷的失去了本来的颜色,少女收了被狂风摧毁的油纸伞,踉跄着躲到了飞檐下。茶馆里的人潮涌动,少女见有说书先生在,想着反正也回不去,倒不如坐进茶馆听一出故事。
但听得惊堂木一响,鸦雀无声。少女端起一盏凉茶,屏息。
·

(2号太太联文part)
·
又是这个故事。她垂下眼帘,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晦气。真是晦气。逃离了那个地方,却还是逃不过越发夸张失真的流言吗。
说书先生的嗓音,听书人的笑声和议论声都是那么刺耳,但她却好似听不见一般,只是握着茶盏,怔怔的看着其中沉浮的茶叶慢慢静下,然后沉淀。
再抬眼,人尽离去,只剩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呆呆地握着茶盏。
放下茶盏,浅笑着起身离去,留下几句:
    人间风雨凉,银丝乱红妆。
    茶凉人未忘,如何不思量?
·

(3号本人联文part)
·

粗布襦裙的女子理了理鬓发,青丝缠绕葱白纤长手指,麻衣包裹下总透露出与市井小民不合的气宇。
掌柜从人群缝隙向她眯眼瞧了瞧。这女孩儿若是仔细打扮一番,和那些大家闺秀名门小姐们一样着绫罗丝缎,衬她柔顺脖颈曲线定是极美。
风胡乱向茶铺里吹进些雨沫,落在红尘琐事和茶余笑谈间,转瞬消散。

满室嘈杂中的确难以察觉,茶铺一角还坐着个黑衣男人。身形挺拔,面上蒙纱,连端着茶盏的腕都纹丝不动。周边一些人心里寻思此人绝非等闲之人,许是个亡命之徒或是江湖侠客,偶尔瞥来一两道视线,又倏忽移开。

可那蒙面人双眼实是目光炯炯,正盯着远处收拾衣衫包裹意欲移步的女人。
茶铺外雨帘被屋檐挑断,水流坎坷滑落黛瓦,一对红灯笼漫出和暖光晕,被黏重雨雾搅作水红,是女子挽袖点朱砂,破一幅宁静致远水墨黑白。

黄梅多雨夜,浮生罔闲日。
少为南朝客,何必春怨迟。
文起乱烟水,尘寰惹相思。
州南梦中仙,但惜白衣词。

雨落入败叶枯枝,滋生出沼泥独有的腐烂气息,如坠血腥味的刀剑薄刃,料峭寒意混着凶煞戾气,是偏生索命的。

女人踩着水光盈盈的青石板拐进幽暗窄巷,行至一半忽然被擒了手腕,锁进一个男人的怀里。

可如若是这位姑娘,可绝不会让这类不耻之事发生。

一个侧步闪至男人身后,她向天一抛包裹,待到再看清她身影,布袍撩开早不是一副民女打扮,枳色短衣银带束腰,端的是粼粼一圈暗器飞镖。右臂揽一长戟,玄铁枪尖,金饰纹缕,江湖兵器谱上有名——“吞日”。

客人既已赴宴,那岂有主人怠慢此等待客之道。

那拦住女侠客的蒙面黑袍人赤手空拳与她过了几招,只觉那女人招式凌厉步步紧逼,渐渐招架不住。正那刻,一人身披绛紫流云纹大氅缓步踱来,嘴角噙一抹温润笑意,胜似白面书生却又无端惹人惊悸。

那笑容是明澈鸠酒,却香醇甘美诱人覆唇深吻。

“好久不见,苏姑娘。”

女人瞥他一眼,冷哼一声。一路上若隐若现全是蓝雨的人,她只是离了江湖,又不是穷到将脑袋典当了。

“喻掌门实在辛苦,在下有尚有急事,有缘再会。”

末了,那窈窕背影又添一句:

“如若是问叶秋的事,便不必再提了。我亦不知道他身在何处。”

她本以为又是一场鏖战,可身后传来清朗浅笑。

“不错,这江湖上是人是魔都惦记着叶前辈,可对在下而言,有一人似乎更重要一些。”

苏沐橙脚步一顿,少年久别的音容笑貌浮现脑海。

黄少天。

·

【tbc】